<rt id="ua2au"></rt>
<acronym id="ua2au"><center id="ua2au"></center></acronym>
<sup id="ua2au"><div id="ua2au"></div></sup>
<rt id="ua2au"><small id="ua2au"></small></rt><rt id="ua2au"><small id="ua2au"></small></rt>
<acronym id="ua2au"></acronym>
<acronym id="ua2au"><center id="ua2au"></center></acronym>
<rt id="ua2au"><small id="ua2au"></small></rt>
<acronym id="ua2au"><center id="ua2au"></center></acronym>
山東“酒文化”,這“鍋”背得冤!
2021年08月11日 16:28 來源:山東頭條news

  阿里巴巴女員工受侵犯事件,引發社會全面深刻反思,這其中包括對“酒桌文化”“陪酒文化”的批判。不過筆者發現,部分輿論似乎過于偏激,錯把矛頭對準了山東“酒文化”。

  社會對山東“酒文化”誤解深矣!

  在外省人眼中,山東人個個能喝酒、且酒量特大,有朋自遠方來,不醉不歸,不喝倒不算喝好,好客山東,在某些人嘴里,不知怎地就成了好“酒”山東,其實,這都是對博大精深的山東“酒文化”的典型誤解。

  更有甚者,外地人到山東,常常被先入為主灌輸一些偏見:到山東,不喝酒哪能交上朋友!在山東,不喝酒哪能談成生意!這次阿里巴巴員工在山東酒局之后發生的侵害行為,更加深了這些誤解。

  山東“酒文化”,并非一些人口中那么“匪氣”和“陰暗”,憑良心說,相反是一種帶有原始淳樸民風的豪氣和飽含孔孟儒家思想的社交文化。

  長居山東,大大小小的婚宴、謝師宴、商務宴等等,筆者也參加了很多,可以很負責任地說,山東酒風早就沒有以前那么強悍了,“喝倒才算喝好”的時代早已經過去,特別在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山東社交場合的酒局少得可憐,朋友之間約聚時,大多適可而止,傳說中的豪飲強灌幾乎看不到,主客之間互相體諒、包容,飲酒量力而行。

  再說交朋友,山東人并不認同主要是靠喝來的,而主要是看能不能談得來。只要性情相投,喝白開水也能交朋友。談生意更不局限于酒桌,從濟南張莊山東茶城號稱“江北最大的茶葉批發市場”,你就會明白,茶文化的流行,早已讓生意人走出酒局,走出另一片藍天。

圖片來源:中國文化傳媒網山東頻道

  山東“酒文化”遵循君子之道,非昏庸腐敗代名詞

  女員工被侵犯事件曝光后,阿里巴巴旗幟鮮明地宣稱反對“陪酒文化”,更有人說“陪酒文化”出自山東,都是山東“陪酒”規矩惹的禍。這“鍋”,山東“背”得更冤。

  即便是在傳統的山東酒文化中,“陪”字也并非阿里巴巴官方聲明中所指強迫女士陪酒的“陪”。

  在山東文化語境中,待客之道,序之以禮。山東酒桌座次和全國其他地方迥然不同,主客分明,尊客為上,主人當陪襯,謂之“主陪”。主陪居中,因古禮尊右為上,所以主賓居右,主陪的對邊和兩側,則序之以二、三、四“陪”。由此可見,陪,并不是商品經濟大潮中的陪酒的同一涵義,山東酒文化中的“陪”,乃是按照傳統文化相對客人而言的主人一方的統稱。

  開席后,主陪先帶三個酒,表示對來客的歡迎和尊重,再由副陪敬酒,客人可量力而為,“我干了,你隨意”。主客基本上都是在清醒狀態下談天說地,交流感情。妄自將商品經濟語境下貶損女性人格和違背女性意愿的酒桌暴力“灌酒”的帽子倒扣在山東,說“陪酒文化”源自山東,那就明顯是張冠李戴、添油加醋,污名山東了。

  “山東正規酒局,絕對沒有灌女士喝酒一說”“問題出在人身上,男高管居心不良,和山東有什么關系”……很多山東人在社交平臺發聲為山東“酒文化”正名。

  從客觀上說,山東這次“背鍋”,亦需要反思,外界對歷史上山東人好酒的陋習印象雖不見得準確,但也有一定歷史原因和極個別案例,需要山東人在當代生活中自省和摒棄。

資料圖:青島國際啤酒節。李璐 攝(圖文無直接關聯)

  罪惡就是罪惡,與文化毫無關聯

  “什么現象都扣上‘文化’帽子,這太荒唐了!所謂‘酒桌文化’‘陪酒文化’實際上是陋習,是一種酒桌上的歪風邪氣,它玷污了文化的名聲!鄙綎|大學社會心理學教授馬廣海告訴筆者,阿里巴巴女員工受侵犯事件,與陋習有關,喝酒不過是一種幌子,是撒酒瘋、行齷齪之事的“遮羞布”。同時,阿里巴巴女員工受侵害事件,折射出當今職場一種不對等的權力規則:上司對下屬、強者對弱者、男性對女性,用逼人喝酒來彰顯權力和地位。

  山東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青年講師、博士董文強也在對比古今酒桌禮儀中談到,現在的酒桌文化與古時不能同日而語。古代帝王宴請大臣、祭天祭神等都離不開酒,形成一套比較規范的禮儀。文人墨客飲酒賦詩、把酒言歡、曲水流觴,重情懷、重氛圍、重境界,更重酒品。大多點到為止,不失禮節,正所謂“唯酒無量,不及亂”。酒也被尋常人家用來彰顯待客之道。

  而反觀當下所謂的“酒桌文化”,根本不能稱之為“文化”。它摻雜了人情世故、面子關系、權力博弈等復雜問題,最多是披著文化外衣的糟粕,拉低了文化層次,這種糟粕也不獨存在于山東,而是一種普遍現象。

  如何根除當代全國酒桌宴席上的“歪風邪氣”?馬廣海認為不能單純依靠法律外在的約束,還要有道德文明范疇內的行為規范。中國是有深厚傳統文明禮儀資源的國家,古時以禮治世,教化百姓,“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君子慎其獨也”,都是在道德領域形成有約束力的規范。

  客觀地說,山東“酒文化”蘊含了優秀傳統文化成分,同時也夾雜有陋習和糟粕,作為當代人,應該弘揚精華,摒棄糟粕。

香蕉一本大道中文在线,日日噜噜夜夜狠狠视频,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大香中文字幕伊人久热大